管仲为保主箭射小白,齐桓公乾时大败鲁侯

管仲为保主箭射小白,齐桓公乾时大败鲁侯

(2021-02-22 07:45:00)

标签:

历史

文化

春秋

分类: 随感杂谈一

管仲为保主箭射小白,齐桓公乾时大败鲁侯

  鲁庄公听闻齐国公孙无知被杀,大喜,便准备起兵护送公子纠回齐。施伯谏道:“齐与鲁的强弱是相互转换的,若齐国无君,对鲁国有利。请勿动,以观其变。”庄公踌躇未决。

当时,夫人文姜因襄公被弑,从祝邱回到鲁国,日夜劝其子兴兵伐齐,讨无知之罪,为其兄报仇。当听到公孙无知被杀,齐使来迎公子纠为君时,不胜之喜。催促鲁庄公起程,去齐国确定接纳公子纠之事。庄公为母命所迫,不听施伯之言,亲率兵车三百乘,用曹沫为大将,秦子、梁子为左右,护送公子纠入齐。

管仲对鲁庄公说:“公子小白在莒,莒地到齐国比鲁为近,倘彼先入,先后便分定了。请借臣良马,先到齐国定位。”

  鲁庄公问:“要带甲车多少?”管仲答:“三十乘足矣。”

同时,公子小白也知道了齐乱无君,便与鲍叔牙商议,向莒国借得兵车百乘,护送自己还齐。

这里管仲引兵昼夜奔驰,行至即墨,闻莒兵已过,从后追赶。又行三十余里,正遇莒兵停车造饭。管仲见小白端坐车中,便上前鞠躬道:“公子别来无恙,今将何往?”小白答:“打算奔父丧。”

  管仲道:“公子纠居长,按分应主丧;公子请稍留步,无需自去劳苦。”鲍叔牙道:“仲且退,各为其主,不必多言!”

管仲见莒兵睁眉怒目,有争斗之色。担心众寡不敌,于是假装答应退下。突然弯弓搭箭,瞄准小白,飕的一箭射来。小白大喊一声口吐鲜血,倒于车上。鲍叔牙急忙来救,从人尽叫道:“不好了!”一齐啼哭起来。

管仲率领那三十乘,加鞭飞跑去了。管仲在路上感叹道:“公子纠有福,合当为君!”

  还通报了鲁庄公,酌酒与公子纠称庆。此时,放心落意,一路大小邑长献食进馔,缓缓而行。

  谁知这一箭,只射中小白的带钩。小白知管仲是射箭高手,怕他又射,一时急智,咬破舌尖,喷血诈倒,连鲍叔牙都瞒过了。鲍叔牙道:“管仲虽去,恐其又来,此行不可迟也。”

  于是让小白改变服饰,以温车载乘,从小路疾驰。将近临淄,鲍叔牙单车先入城中,遍谒诸大夫,盛称公子小白之贤。诸大夫道:“公子纠将至,如何相处?”

  鲍叔牙道:“齐国连续二君被弑,非贤者不能定乱。何况迎子纠而小白先至,是天数也!鲁君纳纠,其望有厚报。昔宋立子突,索赂无厌,兵连数年。吾国多难之秋,还能承受鲁国的要求吗?”

  诸大夫道:“然而,如何辞谢鲁侯呢?”鲍叔牙回答:“吾国已有君,彼自然会退兵。”大夫隰朋、东郭牙齐声道:“鲍叔牙之言是对的。”

  于是,迎公子小白入城即位,是为齐桓公。

  鲍叔牙道:“乘鲁兵未到,应当预先制止他们前进。”

  由是派遣仲孙湫往迎鲁庄公,告知齐已有君。鲁庄公知道了公子小白未死,大怒道:“立君以长,小白孺子安得为君?吾不能空手以三军退兵。”

  仲孙湫回报。齐桓公道:“鲁兵不退,怎么办?”鲍叔牙道:“以兵拒之。”

于是,派王子成父将右军,宁越副之;东郭牙将左军,仲孙湫副之;鲍叔牙侍奉齐桓公亲将中军,雍廪为先锋,兵车共五百乘。

分拨已定,东郭牙请示道:“鲁君虑吾有备,必不长驱。乾时水草方便,此驻兵之处。若设伏以待,乘其不备,必破之!”鲍叔牙道:“好。”

  遂派宁越、仲孙湫各率本部,分路埋伏;派王子成父、东郭牙从他路包抄鲁兵后面;又派雍廪挑战诱敌。

  话说鲁庄公同公子纠行至乾时,管仲进言道:“小白初立,人心未定,宜速乘虚而入,必有内变。”庄公道:“如按管仲之言,小白已射死很久了。”

于是,命令在乾时安营,鲁庄公大营在前,公子纠大营在后,相距二十里。

次早,探谍来报:“齐兵已到,先锋雍廪索战。”鲁庄公道:“先破齐师,城中自然寒胆了。”

  鲁庄公率领秦子、梁子驾戎车向前,呼喊雍廪,还亲自列举罪状道:“你国谋诛贼人,求我来安君。今又改变意图,信义何在?”并挽弓欲射雍廪。

  雍廪佯作羞惭,抱头鼠窜,庄公命曹沫追逐。雍廪转辕来战,不几合又走。曹沫不舍,奋生平之勇,挺著画戟赶来,却被鲍叔牙大兵围住。曹沫深入重围,左冲右突,身中两箭,死战方脱。

鲁将秦子、梁子恐曹沫有失,正待接应。忽闻左右炮声齐震,宁越、仲孙湫两路伏兵齐起,鲍叔牙率领中军,如墙而进。鲁军三面受敌,不能抵当,渐渐奔散。

鲍叔牙传令:“有能获鲁侯者,赏以万家之邑。”并在军中大声传呼。秦子急取鲁侯绣字黄旗,抛之于地;梁子复取旗,竖于自己的车上,秦子问其故,梁子道:“吾将以此迷惑齐兵。”

  鲁庄公见事急,便跳下戎车,别乘轺车,微服而逃。秦子紧紧跟定,杀出重围。宁越望见绣旗,认是鲁君,埋伏在下道,待车近,麾兵围之数重。梁子免胄以面示曰:“吾鲁将,吾君已去远了。”

鲍叔牙知齐军已全胜,鸣金收军。仲孙湫献戎辂。宁越献梁子,齐桓公命斩于军前。

齐桓公因王子成父、东郭牙两路兵尚无下落,留宁越、仲孙湫屯于乾时。大军奏凯先回。

  再说,管仲等管辖辎重,在于后营。闻前营战败,让召忽同公子纠守营,悉起兵车前来接应。正遇鲁庄公,合兵一处,曹沫也收拾残车败卒奔回。计点时,十停折去其七。管仲说:“军气已丧,不可久留!”

  于是,连夜拔营而走。行不二日,忽见兵车当路,原来是王子成父、东郭牙抄出鲁兵之后。曹沫挺戟大呼:“主公速行,吾死于此!”回顾秦子道:“汝当助吾。”

  秦子接住王子成父厮杀,曹沫接住东郭牙厮杀。管仲保护着鲁庄公,召忽保护着公子纠,夺路而行。有红袍小将追鲁侯甚急,鲁侯一箭,正中其额。又有一白袍将追来,庄公亦射杀之。齐兵稍却。管仲让把辎重、甲兵、乘马之类,连路丢弃,放纵齐兵抢掠,方才得脱。曹沫左膊又中一刀,还刺杀齐军无数,溃围而出。秦子战死于阵。

  鲁庄公等脱离虎口,如漏网之鱼,急急奔走。隰朋、东郭牙从后赶来,直追过汶水,将鲁境内汶阳之田,尽侵夺之,设守而去。鲁人不敢争较,齐兵大胜而归。

(本篇完)

Written b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