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海遗珠

3月29日是拙作《诗以言字》“正式”出版的日子,说“正式”正是因为诗集的尾页正是这么正式地印着。

事实上,很多老友在我1月份回新后的多场非正式聚会中,早已陆陆续续分得一小册——正儿八经的半本小册,因为尺码仅有一般书籍的一半。把《诗以言字》印成口袋书除了因为所收的诗都不长,更因为我所要求的“左诗右文”的排版方式,正好足够把一首短诗排在左页,而诗中某些我试图通过文字学理论说明的“字”则印在右边,方便读者比照着看我怎么“以诗言字”。

将出版日期订在3月29日,除了因为那天是妻的大姐的忌日之外,原本还计划请作家协会帮忙在那天搞个发布会。可惜由于疫情肆虐,发布会恐怕遥遥无期了。

去年出版的文化随笔集《诗书礼乐》,原本计划的发布会是一场自酿酒品赏雅聚,而且我已将这些年在C国Z城酿泡的荔枝酒、桂圆酒、核桃酒、红枣酒、板栗酒、陈皮酒、灵芝酒、菊花酒、天麻酒、石斛酒、枇杷花酒、黑枸杞酒,以及肉苁蓉酒等十余种私酿,经由空运海运的各种途径搬回寡民小国。可惜因为疫情严峻,杯觥交错相等于短兵相接,遂决定将品酒会延后,希望能和下一本书一同邀饮。更可惜的是:今年的疫情虽得缓解,却也仍然不适合“聚众饮酒”,是以方兴《诗以言字》发布会遥遥无期之叹。

我将《诗以言字》送到南洋理工大学中文系面呈游俊豪教授时,他是惟一发现并询及出版日期有意“延后”两个月的一位知交,真可谓心细如发呀。

谨此郑重感谢游主任在百忙中还拨冗写序,为拙诗铭刻深深的时光印记。

常来寒舍小聚的林高先生是妻的中学华文老师,这回在《传承·实践·开

展——读李茀民诗集《诗有别趣》》一文中,承蒙他对后学的提携和谬赞,并应允将大作附录于小集中,让妻和我都十分感动。

由衷地感谢作家协会副会长刘瑞金先生在审批程序和经费申请方面的周旋协调,并允许拙作忝列“新华文学丛书”;感谢国家艺术理事会再一次的慷慨赞助,以及谢经理盛原先生多方面的宝贵意见;感谢李氏基金的支持与鼓励;感谢老友进福兄在疫情嚣闹中帮我设计和排版,并且无偿借出他的优秀摄影作品屈为封面和分卷间隔页的插图;感谢毕业多年的学生邓杨浩嘉在深圳帮我远程遥控印务和物流的琐细工作。

“谢”字在甲骨文中作“  ”,图意为“双手卷坐席,敬谢主人情”。

且借那番“古道热肠”,敬表此刻“诗路铭心”。

Written b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