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辣椒“燃”出“红日子”

村民对辣椒进行筛选包装。

“刚摘的3000斤牛角辣椒,每斤能卖三块多,全部被湖南来收购的客商一次性收购,我们能有今天的成就多亏了村‘两委’的帮助。”黄海子村村民白建富高兴地说。与白建富一同前来的村民正在忙着对辣椒筛选、装箱、称重,鄂托克前旗城川镇辣椒收购点一派忙碌。

近年来,鄂托克前旗城川镇黄海子村推行“三链两设”党建工作模式,将支部建在产业链上,采取“支部+协会+合作社+农牧户”模式,发展壮大辣椒产业。辣椒种植已成为黄海子村强村富民的支柱产业,据了解,2022年全村198户常住户中有158户从事辣椒种植,全村辣椒纯收入预计达2000万元,是全旗名副其实的“辣椒第一村”,红色辣椒点燃农民“好日子”。

红辣椒点亮农民“好日子”

1997年,黄海子村民胡志旺因不满足于种植玉米来勉强维持生计,敏锐地嗅到了辣椒的商机,多方询问后,便开始尝试种植辣椒。起初,周围村民对种植辣椒持观望态度,到年底,胡志旺的收入是以往种植玉米的3倍,村民们开始“坐不住了”。正是这一次尝试,让他成为全旗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也掀起了黄海子村辣椒种植“热”。

由于城川镇具有光照时间长、昼夜温差大,空气和水源清洁、土壤无污染等有利条件,生产的辣椒色泽鲜艳、营养丰富、耐贮运、品质好,受到各地消费者青睐。

经过几年的发展,黄海子村的辣椒种植规模不断扩大,个别村民甚至“孤注一掷”,出现将土地和资金全部用于辣椒种植的现象。

辣椒并不一定是稳赚不赔的买卖。由于种植品种不集中、缺乏种植技术、销售渠道不畅等问题,导致辣椒品质和产量低,投入和运输成本高。受市场影响,经常是赚一年、赔一年,部分村民便打起了退堂鼓。

党建引领辣椒产业“红”起来

基层党支部,就是“主心骨”。

“好不容易找到个致富的路子,不能就这么放弃。”黄海子村“两委”通过逐户走访调研,列出问题清单,决定先从解决种植技术入手,让产量提上来。

经过与鄂托克前旗农牧局、科学技术协会积极沟通对接,邀请农技推广员和科技特派员到村为小队长和种植大户现场指导育苗技术、虫害防治、化肥使用等技术,然后由“土专家”进行“传帮带”,辐射带动全体村民,几年下来,村民的辣椒种植技术得到了大幅提升。

“近年来,不断有周边地区的种植户来学村里辣椒种植技术,我们也毫无保留,我们吃过没技术的亏,不能让他们走我们的老路。”村民张永峰由衷地说。

有了种植技术,结果也是立竿见影。辣椒亩产由1997年的4000多斤,涨到如今的8000多斤,翻了一番。

产量上来了,“两委”更忙了。缺少长期稳定的销售渠道,成为摆在“两委”面前的又一个难题。经过支部委员会集中商议,决定组织种植大户成立辣椒协会,对无职党员设岗定责、划片分区,设置销售、信息宣传等岗位。与全国各地收购商进行供需对接,了解市场需求,签订收购订单,引导村民从“自产自销”向“订单种植”转变,借助公告栏、微信群把实时市场需求、价格行情、收购信息“晒”出来,构建起信息共享链。目前,已与广州、湖北、重庆、四川等地的10余家收购商建立长期合作关系。

辣椒全产业链驶入“快车道”

随着辣椒产业不断壮大,如何降低种植投入,增加销售价格,提升产品市场竞争力?

“以前种辣椒靠大水漫灌,经小队长宣传,现在我们小队全部改为滴灌,产量一点不降,还省了一半的水。家门口的泡沫箱厂对我们有优惠政策,集中收购点降低了拉运成本,冷库也方便储存,还是镇村领导们想得周到。”村民张树国说。

2021年,由城川镇党委牵头,黄海子村与周边5个嘎查村通过“飞地抱团”发展模式,成立了泡沫箱厂,用于当地农产品包装,据了解,黄海子村每年仅辣椒的包装箱就需要28万个。

为满足各地客商对不同辣椒品种的收购需求,近年来,黄海子村积极引进新品种,成功种植北京4号、良椒2313、亚洲螺丝王、谢尔德等近20种辣椒,推动全镇形成了“城川”“碧玉”“宥州”三大品牌,在全国辣椒市场占据了一席之位。

要么不干、干就干好。接下来,黄海子村计划通过土地和资金入股的方式,引进辣椒深加工企业,制作辣椒酱和火锅底料,推动辣椒由卖原字号向卖制成品转变,把增值收益更多留在村民手中,逐步构建起“产储加销”一体化产业发展模式。

(雷禄)

Written by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